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省方志办副主任、研究员陈野在志稿评审会上的讲话(摘要)

省方志办副主任、研究员陈野在志稿评审会上的讲话(摘要)

发表日期: 2010-05-10

 

省方志办副主任、研究员陈野在志稿评审会上的讲话(摘要)
 
今天,作为省志办宁波地区的联系人,有机会应北仑区志办的邀请参加《北仑区志》稿的评审会,十分高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向北仑区志办的同志学习、向宁波市志办学习,向参加今天评审会的领导、专家们学习。
我先要对我今天的身份做一个说明。省志办对市、县志评稿有一个分类指导、分级管理的原则。北仑作为区一级修志单位,宁波市志办是北仑修志工作的上级业务主管单位。我今天来,是作为省志办专家委员会宁波对口指导组联系人的身份,所以我下面的发言只代表我个人,不代表省志办,说的也只是业务问题。
    一.对《北仑区志》编纂工作的认识
2007年的时候,我曾经到过北仑,与区志办同志讨论《北仑区志》的凡例和篇目,后来又有多次电话联系和面谈的机会,因此对北仑的修志工作,比较了解、也是比较关注的。总的感觉,北仑的修志工作开展得十分扎实、顺利,工作很有成效,大致有以下这样几个方面给我印象深刻:
首先,北仑区委、区政府十分重视和关心、支持修志工作。具体的情况高主任已有详尽介绍,我就不一一重复了。只就这次评稿会来说,也已经充分体现了区领导的重视,常务副区长胡奎亲自参加会议,对区志办的前期工作给予肯定,对下一阶段工作作出具体部署。尤其重要的是,区委、区政府领导具有强烈的以志书质量为重、力求修出精品佳志的意识,在修志所需的经费、时间上给予切实保障,明确指示区志办要牢牢把握志书质量第一的观念,时间服从质量。这都充分体现了区领导对我们修志工作的信任、理解和支持,是我们修好志书的重要保证。区领导能够在工作上、经费上给予支持,时间上不提硬性要求,我认为这是对修志工作的最大支持。
第二,宁波市志办作为上级业务主管部门,对北仑修志工作一直予以切实指导和帮助。据我平时的了解,在宁波市志办的主管、组织和指导下,宁波的地方志工作开展得扎实、顺利,富有成效。各县、市(区)都建立了修志机构,二轮志书编纂、年鉴编纂、旧志整理、读志用志、为地方社会经济建设服务、为当地文化建设服务等各项工作都开展得有声有色。就志书编纂而言,质量意识、创新意识强,思想活跃,思路开阔,理论研究有深度,编纂方法有开拓。宁波市志办和象山、慈溪、海曙、鄞州、镇海等县(市、区)志办修志人员,勤奋努力,勇于探索,善于思考,在实践中探索产生了不少在我省以至全国都有影响的好想法、好方法、好经验,充分体现了深厚的地域历史文化传统对修志人员人文素质的涵养、专精的专业素质在地方志编纂中的重要作用。在《北仑区志》的编纂过程中,宁波市志办一直予以高度重视和关注,今天杨主任、邵处长亲自莅会,就是这种重视和关注的具体体现。杨主任刚才针对志稿,作了十分详尽、专业的评审发言,从发言中听得出他既熟悉北仑地情,又清晰地把握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脉络,提出了许多符合北仑实际、又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设性意见,对下一步的工作也作了具体部署。我一边听,一边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了杨主任作为专家型领导的博识和能力,十分敬佩。
第三,北仑区志办老同志们的工作精神和态度,让我肃然起敬。 志办的老同志都不是正式在编人员,但他们的工作态度十分认真、踏实、敬业,扎扎实实,勤勤恳恳。前次来的时候,他们对我这样一个后辈,在对北仑区并不了解的情况下提的一些意见,都耐心听取,予以包容,体现了大度、谦虚的长者的风范。高主任是区里的老领导,阅历广,领导能力强,工作经验十分丰富,有工作的魄力,有勇于探索的精神,更有做好修志工作的事业心。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区志办成为一个团结和谐的团队,取得了今天这样的成果。
志书是一地的百科全书,尤其是通志类的志书,纵向往往记述上万年的历史,而又横列百科。这样一部志书要编出来,作为编纂人员、尤其是主编,不是一个平常人能担当的。他需要有胸怀,一种全局了然于胸的气度;他需要有肩膀,能够挑得起这样一副重担;还有我感受最深的是他需要有力气,这个力气是什么意思,以北仑为例,就是他要把823平方千米这样一个地域、675807人这样一个人口、所经历的上万年之长的历史,这么大的一个担子,要把握于手掌之间,必须把这个东西在手掌里就像有些人玩保健玉球那样,在手掌中转啊转啊转,要转得非常非常熟,就是把地情了解得非常非常透,才能把志书编好,这个是需要力气的,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我觉得北仑区志办到今天是做到了,所以我对他们非常敬佩。
二.参加今天评稿会的感受
对志稿进行评审,是我们浙江省修志工作的一个程序;在评审过程中,不说或少说好话、多说或说深说透不足之处,更是我们的一个传统。我们的目的不是为挑毛病而挑毛病,而是为下一步对志稿进行精加工提供帮助。因此,志稿评审是修志工作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今天的评稿会,北仑准备得很充分。去年高主任他们就先把稿子送过来了,包括上海也是自己送过去的,给了评审人员很充裕的时间。今天的会议提供了很好的环境,让评审专家都能够很好地休息,很好地开展评审和交流,工作条件很好。在区志编纂情况介绍中,志办提出了四个需要探讨的问题,提得非常好,既来自修志实践,又是具有共性的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探讨。评稿会往往是这样,有一个预热的过程:一开始是对志稿提具体修改意见,慢慢进入到了一个深层次探讨的时段,比如说特色问题、资料问题、体例结构问题等等,都是二轮修志中具有普遍性的问题。但到这个时候,会议往往也就到了结束的时候,非常可惜。今天也有这个情况。我本来想提,有时间对这四个问题进行一些探讨,这也是对全省方志业务工作共性问题进行研究的机会。但是现在看来,没有时间了。当然也没有关系,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交流机会。从这四个问题的提出,可以看到北仑区志办的同志在完成日常编纂工作的同时,也在做一些理论的思考探索,这是非常可贵的。
本次评审会,参会人员的构成很广泛,有省志办专家会委员的成员,有宁波市市志办的领导和专家,有镇海、鄞州等本地的修志同仁,有方志界专家,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还有出版社的提前介入。不同学科背景、不同专业分工、不同业务能力的同志,组成了一个从理论研究到实践经验都能兼顾的评审组,像这样的人员构成,在以往评审会还不多见,这也是北仑做得好的一个方面。今天在座的有不少上海的领导和专家。北仑区在编纂过程中,充分发挥地近之宜和历史渊源,积极争取宁波市、省内外尤其是上海专家学者的支持,这对区志工作的开展,起到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
在整个评审的过程中,专家们非常认真,既给出书面评审意见,在会上也有口头发言,围绕北仑区志提一些有针对性的意见。如任桂全先生的发言就有一个比较深层次的思考,他指出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不仅是北仑区志的问题,在我们二轮区志中应该说都是比较普遍的问题。还有我特别感谢俞信芳先生对历史文献资料做的全面核对,工作量非常大,非常专业。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地方志的定位是资料性文献。地方志的特点在于资料,而现在地方志的弱点之一,也正在于资料的不足,尤其是历史文献资料记述的不规范、不准确,有些资料往往是二手、三手资料的转抄,缺乏严谨的校核。这个工作现在俞先生帮我们做了,他说你们放心用好了,我帮你们查过了。这里,特别要对俞先生表示非常衷心的感谢!
这个评审会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相信北仑区志办的同志会感到通过两个半天的会议有很大的收获,对志稿的更上一层楼一定会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三.志稿修改的几个建议
第一,务必要严把政治观、政策关、史料关、史实关。地方志不是个人著述,是党委领导、政府主持编纂的地方文献,这与个人著书不一样,这个定位一定要明确,一定要严把政治关、政策关。昨天龚烈沸先生说的,我觉得很对,有关国民党的内容怎么可以放在民主党派编中记呢?这肯定是不对的。还有军事问题,昨天胡区长说北仑有很多处军事设施,这就涉及军事和保密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这些问题一定要严格把关,绝对不能出差错。志书出版前,一定要由区政府牵头军事、保密、档案等相关部门把关,北仑区人民政府盖章后才能正式出版。
基本史料、史实一定要准确,篇目、框架、特色等等,都是可以争论、可以商榷的问题,但基本史料、史实出问题,就是硬伤,白纸黑字是不可辩解的。比如出版社专家讲到志稿中把一位入志人物是复旦大学还是华师大毕业的搞错了、人物的身份搞错了,这个虽然不是原则性问题,但绝对是一个硬伤,一定要消除。我也可以举两个例子,在社会篇16页与28页,讲的都是人均工资收入,一个文字表述,一个是表格,同一年份记述数据不一样,这个也是硬伤。大事记68页记述人大会议,同一个会,重复记了两次,第一年开了,第二年又开了,类似这样的重复、矛盾、错讹、遗漏等硬伤,一定要处理好,务必消除硬伤。
第二,务必牢固树立打造精品佳志的质量意识。虽然谁都不敢说自己编修出来的就是一部精品佳志,但是首先必须要有这个意识,要向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古话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编修精品佳志的目标,满足于合格就行了,那就有可能合格不了。有了精品意识,才有可能创造精品,所以一定要强调质量意识。《北仑区志》作为第一部志书,属于首创之作,尤其有必要强化质量意识。
第三,区志办要根据评稿会上专家们提出的意见,分门别类,逐一梳理。这里有思路的调整、篇目的完善、内容的补充、资料的核实、文字的修饰、图表的规范等许多方面,还有一些交叉重复的处理,都要认真分析对待。在下一步的修改过程中,结合北仑与志办的实际情况,择善而从,认真扎实地予以修改完善。
第四,时间一定要服从质量。尤其在北仑,区政府到目前为止没有硬性的时间要求,给了我们很大的工作空间,让我们能够对志稿进行反复打磨,精益求精。当然,我们自己一定要抓紧时间,不辜负区委、区政府的信任。
四.志稿评审中的几个具体问题
我对稿的具体评审意见和建议,有一个书面的材料交给志办,这里就不重复了。有几个大家会上没有说到的、或是想要特别强调一下的,在这里占用一些大家的时间,简单提一提。
关于本志记述的定位问题。
刚才大家对志稿的横向定位,就是记述的地域范围问题,讲得比较多。但是关于纵向定位,也就是记述的时间范围问题,似乎还没有关注到。本志作为北仑区的第一部志书,有一个记述时限的定位问题。理论上说,从哪里开始记都可以,但是首先务必要有一个明确的定位,然后在凡例里加以界定,说明是怎么个做法。凡例说明后,在志稿里要一以贯之地去实行。如果是通贯古今的,就在凡例里说明上限力溯事物的发端,然后在正文记述中就要做到。如果是与《镇海县志》有衔接的,就可以在凡例里总的说明全志记述重点是建区以后的内容,建区以前内容详见《镇海县志》;同时又作几条规定,对一些特殊情况作特殊处理:如大事记纵观古今;重要事情适当延续,如梅山保税港区中06年以后的事,以及刚才杨主任讲的08年才有的物流园区。我觉得杨主任讲得很好,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地域与时代的特色,适当延续是可以的。如果是根据北仑与镇海的实际情况,有些部分是通贯古今的,有些部分是衔接《镇海县志》的,也是可以的,但前提同样是必须在凡例里说明哪些内容、什么情况下是“通”的,哪些内容、什么情况下是“续”。总之,一是要在凡例里有清楚明白的规范和界定,二是正文记述时严格按照凡例去实行。
贯通古今的志书要记上万年的历史,但篇幅却是很有限的。二轮志书中,存在一个框架大于内容的现象:门类很齐全,篇目很整齐,层次很分明,可内容很简单、材料很单薄。不少篇幅和字数,被框架占去了,落不到内容的实处。因此要处理好丰富的内容与有限的篇幅之间的关系,这个首先就要有明晰的记述时限上的定位。
关于志书的整体性问题。
任桂全先生提的这个问题很好,从一轮修志到二轮修志一直都没有很好地解决。我在首轮修志时写过一篇论志书整体性的文章,发表在《中国地方志》上,其实也没有说清楚。整体性问题不仅是北仑的问题,也不是我们新修方志的问题,而是地方志这种传统的记载形式与当今现代社会的适应性问题。地方志是传统社会的产物,我们的传统社会是农耕生产方式下的农业文明的社会形态,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文化传统在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封闭地域环境里,在自得其乐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农经济中,得以延续,是一个超稳定的社会形态。志书要将这样一个长期延续、缓慢进展的社会中的各项事物分门别类地记下来,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当今社会跟传统社会完全不同,梁启超曾说近代社会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到现在,是比当时的变化更为巨大的变化。这个状况下,我们仍沿用原来的记载形式,势必会发生问题、产生矛盾。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当今社会,一方面分工越来越细,比如我们到医院去看病的话,内科有呼吸内科、消化内科等等,分科越来越细;另一方面社会性的融合度越来越高,比如国家与国家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各个方面,联系越来越密切、交融越来越紧密,这是时代潮流。在这样的时代潮流下,我们用传统方志的形式,要将门类分得很清楚、同时又要体现事物的整体性,把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表达得很充分,确实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是仍然要做,那么怎么办?目前就只能先在技术上加以处理,比如纵向和横向的分别处理。横向处理,任先生说到了,就是把各种类型的总述、概述和无题小序写好,这是增加整体性的一个办法。纵向的则要充分利用大事记,大事记可以梳理纵向的脉络,也可以在每个历史节点作一个横向的分析,多用一些篇幅着重记述。在区志稿里,大事记在建区这一年没有记述人口、建成区面积资料,在这个重大的历史节点资料就有欠缺,完全可以写详细些。我们编《浙江60年发展历程丛书》市县分册时,就是这样设计的,1949年、1978年、2008年以及本地行政区划有较大变动的年份,这几个关键的历史节点,都有一个横向的、比较详细的资料,可以弥补一点整体性不足的问题。
关于入志资料问题。
志书是资料书。但是因为所记内容时间跨度太长、门类太广、地域范围太广,框架结构又要求我们很完整,一共只有200万字的篇幅,纵横一分割,到具体章节就只有那么一小块篇幅了。比方说北仑的文艺创作,记了半页纸,文艺创作的情况就记得很简单、很概括、很数据化,资料性不够。因此我建议资料还要细化,有没有可能有重点的、适当的补充一些具体资料,资料要尽可能充实,细化,要落到具体内容上。我觉得杨主任说得很对,我也有相似的感觉,历史文化这部分相对弱了一点,资料不多,一个内容往往只有半页、一节的篇幅。《北仑区志》是第一部志书,适当增大一点篇幅,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
关于本志下限的问题。
我是这样想的,下限定为2010年,是很有必要的一个做法。具体到哪一年,一是要考虑各地的实际情况,因为地方志的第一个特点是地方性。单就北仑而言,是第一部志书,还不是20年一修的续志。二是2008年、2005年、2010年这些下限,都具有存在的合理性。比如2005年、2010年是五年计划的周期;2008年是改革开放30 年,各地做了大量文献梳理工作,对30年进行回顾总结,也是一个历史节点。北仑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决定,或者下延到2010年,或者按现在的下限、但对重要的内容作适当延伸,同时务必在凡例里说明。修一部志书要花费很多精力,十分辛苦,做到现在这个阶段,“精疲力竭”四个字是可以说的。事非经过不知难,我没修过志,但前年编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去年编建国60年纪实丛书,那种覃精竭虑、身心俱疲的感觉,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我完全可以体会到修志的辛苦,所以还是要体谅大家的苦衷,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来确定下限。
以上所说,都是我个人不成熟的想法,供大家参考,敬请各位领导、各位前辈、各位专家、各位先生批评指正。谢谢!